投稿信箱 |  网站地图 |  收藏本站
   
当前位置: 首页>黄河文化>文学天地>文学原创


黄河尾闾移民村


冉祥龙
发布时间:2018年02月13日  来源:

  我的老家就在山东利津县(曾归属垦利县),1855年的老黄河口附近——铁门关一带。孩童、青年时期,我在当地读私塾、务农,并在本乡、县做财粮和河务工作。忆当年历历在目,口述村名,如数家珍。当时,垦利县属范围,多有寿光、维县、滨县等地的人前来定居,开荒种地。在政府不干涉的情况下,移民随意定居,自起村名,约定俗成,习以为常,成为民俗文化永恒的历史印记。

  回溯历史先河,我们的祖先临水而居,生存发展。黄河成为炎黄子孙的母亲河,黄河流域成为中华民族的摇篮。在漫长的岁月里,人们盼水、怕水、爱水、用水、惜水,尤其是黄河尾闾,摆动迁徙,造就大量良田沃土,既受到人们青睐,又为祖国增加辽阔的陆地版图。

  清咸丰五年(1855年),河决河南兰考铜瓦厢,从山东省利津县铁门关牡蛎嘴入海。尾闾河段摆动的顶点,从利津(今属垦利)县宁海村起,先后下移延伸到渔洼村、清水沟。因泥沙堆积、海潮顶托,尾闾河段河道抬高,迫使河流左右变迁改道,形成新旧黄河三角洲。在这里,有河海黄蓝分界的天然风景,令人震撼。黄河泥沙不断填海造陆,既增加了国土面积,又带来了丰富资源,大大助推了当地经济发展。

  当土壤符合耕作条件时,黄河尾闾的民众,纷纷圈地耕种。人们“先治坡,后治窝”,藏身窝子,集中人力物力,春耕夏耘,秋收冬藏。由于连年丰收,人们建设定居村,起名叫“某某屋子”。如:“滨州屋子”“维县屋子”“道口屋子”“罗家屋子”等。大村的财主雇长工、短工开荒种地,获得收益。那时,农民渐渐屯聚,形成远近闻名的大村落。几个有名的地主,接受教育,投身革命,成了开明、进步人士。如:“门金甲屋子”改名“门家村”,门金甲成了解放区广饶县首任人民政府的县长;“刘芳春屋子”改名“集贤村”,其长子任垦利县新华书店首任经理。“罗家屋子”更有故事可讲,20世纪50年代,人民解放军为了戍边,在沿海沿黄地区,建营房、开荒地,自给自足,减少国防开支。据说,一名姓罗的连长带队,在执行建营房任务时,一名战士开玩笑:“这里的村都叫‘某某屋子’,连长带领我们建营房,就叫‘罗家屋子’吧!”大家都表示同意。于是,罗连长当场宣布暂叫这个名字,等团部批准后再正式称谓“罗家屋子生产基地”。后来,“罗家屋子”成为山东省公安厅劳动改造总队驻地。时隔60多年,此村旧址尚在。

  地域广袤,村落星罗棋布,除上述“某某屋子”,还有一些村名也颇有含义,当地人以地形、地貌、物产、交易、数字、户数、标志等命名。以姓氏为村名者甚多,不再赘述。

  民国初期,鲁西地区水灾频仍,国民政府山东省主席韩复榘策划大规模移民,把东平、梁山一带灾民集体迁至垦利县民丰社、永安镇。每百户编一村,共迁来23个村。于是,从一村至二十三村成为村名,尚余38户,遂以户数命名为“三十八户村”。当时共有2338户,约万人定居于此。还有一部分灾民是韩复榘旧部,为纪念军旅生活,他们定村名为“手枪旅”“人字局”“八大组”。这是典型的军事文化。

  新中国成立初期,基层政权设立,如何命名,上级没有统一规定,由各县自己定,报专署备案即可。垦利县的文人古为今用,把汀河区3个乡定名为“太和乡”“保和乡”“中和乡”;联合区的一个乡定名为“集贤乡”;新台区的一个乡定名为“文化乡”。随着时代的发展,有的已被撤销,但也有一些保留下来。

  时过境迁,社会发展,又有不少新生事物诞生。人们以绿化为目的建立共青团国营林场,以建林、护林、爱林、益林、友林定村名,县政府、区公所依村设立;以农垦生产为目的建立国有生产农场,有黄河农场、同兴农场、支派沟农场、联合农场及分场等;以劳动改造为目的设立罗家屋子农场和海滨农场等。此外,还有济南军区养马场××连、生产基地、酿酒厂,胜利油田所属的东方红、仙河镇、桩东桩西、河口等生产生活基地。后来,东营市在黄河尾闾设置河口区人民政府以及职能管理部门,各有居所名称,充分展示了当地的民俗文化。

  村名悠悠风情浓。这些名称,初闻有些土气、刺耳,但听惯了,就会觉得亲切、顺口。此乃乡风民俗,是一种文化。这里的民众从事五行八作,各有技巧神通,为黄蓝海域宝地做出了应有的奉献。

  笔者写打油诗一首,抒发情怀。

记住乡愁

渤海之滨黄河洲,盐田古址储气油。

九曲造陆神工殊,浪涌潮托逐海流。

刀耕火种栖窝子,棚户地屋村名愁。

黄蓝叠加今又是,生态科技创新洲。

  (作者,89岁,滨州黄河河务局离休干部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