投稿信箱 |  网站地图 |  收藏本站
   
当前位置: 首页>黄河文化>文学天地>文学原创


春节·乡村·乡愁


鲁先圣
发布时间:2018年02月13日  来源:

  只要到了春节,人们首先想到的就是除旧迎新。是的,它带给人们的是无限的憧憬和期待。

  因为,千百年以来的中华文明,以漫长的农耕社会为主要特征。大自然以一年为一个周期,分为春夏秋冬,人们的生产也是春种夏养秋收冬藏,生活的节律与生产的节律一致,上一个周期过去,下一个周期开始。而春节,正处在两个周期的中间临界点上,是前一个周期的结尾,又是下一个周期的开始,因此,它就担当着具有里程碑意义的使命。

  一个自然的周期结束了,不论是成功者还是失败的人,过去了的已经无法挽回,大家又重新站在同一条起跑线上。同时,也可以认为,特别是对于上一个周期中的失意者,生活又给了他(她)重新再来的机会。而对于成功的人来说,也是再上新台阶的起点。

  本来是一个普通的日子,由于被赋予了这样的意义,它在人们心目中的地位自然也就不同了。在数千年历史中,春节被赋予多种内涵,人们通过大量密集的民俗方式、五彩缤纷的节日包装、难以数计的吉祥图案,构筑起理想主义的万千图腾。

  在这样的一个日子,所有的人都在想,一个周期即将逝去,不管有多少成功、失败、喜悦、痛苦、幸运、遗憾,此刻,都已退到身后,所有的人都面对着新的一个周期。过去的一年是已知的、既定的、不可更改的;新来的一年是未知的、全新的、可以去把握的。

  所以,人们自觉遵守着种种禁忌。忌哭,忌摔碎东西,忌说不吉利的话,其实是希望过去的不幸与烦恼不要在下一年出现。人们因此用门神、钟馗、鞭炮、压岁(祟)钱等方式辟邪;用福字、春联、烟花、灯笼、财神、蝙蝠、八仙、金鱼、石榴等期盼新年里一切如愿。

  而对于那些身在异乡的游子,春节是深刻而久远的记忆,是内心深处难以释怀的思乡情结,就像古街老巷里飘香的陈年老酒。伴随着时令的脚步,那种淡淡的乡愁,悄悄地荡漾在眼前。

  进入腊月,乡下集镇上的大集就热闹起来。几个集镇的时间会错开,大集几乎天天有。每个集镇上都会有说书的唱戏的,鞭炮市里鞭炮声响个不停,牛羊市里公羊捉对抵架。女人们聚集在服装市里挑选过春节的新衣服,青年人和孩子们在牛羊市和鞭炮市里凑热闹。下午集散的时候,从集镇到一个个村子的小路上,无数的鞭炮炸响了,传扬到一个个村庄。人们说:“春节到了,有年味了。”

  乡村的节日是从腊月二十三开始的,这一天俗称祭灶,也称为“小年”。这一天,各家各户要把房子打扫干净,拜祭灶王爷。灶王爷像上大都印有这一年的日历,上书“东厨司命主”“人间监察神”“一家之主”等文字,以表明灶神的地位。两旁贴上“上天言好事,下界保平安”的对联,以保佑全家老小的平安。

  除夕的下午是贴春联的时刻,家家户户张红贴彩,挂红灯笼。过去,春联大都是村里会书法的人写的,那样的人被称为乡村书法家。大家买了红纸和笔墨,送到乡村书法家的家里,到了除夕那天去取。因为都是亲属或者近邻,乡村书法家不会收费,纯属义务劳动。这样的书法家,每个村子里都有,他们在村里备受尊敬。我的叔叔就是村里的书法家,一到腊月,乡亲们纷纷送来红纸,请他写春联。

  到了除夕夜,村庄的街道上熙熙攘攘。每家的孩子都打着灯笼到街上来了,大街上、胡同里、院子里,到处都是晃动的灯影。孩子们追逐着,看看谁的灯笼最亮,谁的灯笼最漂亮。

  大年初一是男人的世界。凌晨两三点钟,鞭炮声在各个院子里响起来,这是吃水饺的前奏。然后,家里的男性长辈就会率领子孙走出家门,去给村里的长辈拜年。我们那个村子很大,这个过程大约持续两三个小时的光景。这些年,我们村仅仅通过高考走出来的学生就有百余人,大家分布在全国各地,过年的时候回来团聚,成为村里的一道风景线。回家后,年轻人给长辈拜年,说见闻谈生活,长辈们则殷殷叮嘱,一种温馨弥漫在乡村上空。

  从大年初二开始,就是走亲访友的时间了。乡村所有的道路上,南来北往的人络绎不绝。这种活动一直持续到元宵节。人们吃完了元宵,飘荡在乡村里的年味才渐渐飘散。

  我知道我是永远放不下乡村的节日了。我的孩子尽管出生在都市,但是,在我带他回老家过了几个春节以后,他对于乡村的年产生了浓厚的兴趣,还没有进腊月,就开始盼望着返乡过春节的日子。

  人们常说:“太阳每天都会升起,我们每天迎接灿烂的黎明。”这句话放在春节这样的时刻,再恰当不过。

  春节临近了,乡愁弥漫,它是中国农耕文明的文化符号,但更多的是殷殷的期盼。